九转长生女婿 - 第418章 移动器官




    在看到眼前的肋差炸裂后,楚狂之所以目露惊恐之色,并不仅仅是因为,这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而是楚狂察觉到了,眼前真真切切的危险!

    因为那柄肋差在炸裂后,无数的金属碎片,也随之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肋差是用某种特殊合金铸造,其金属碎片的锋利,可以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这肋差是在两位武道宗师的倾力施为下,直接炸裂开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金属碎片激射而出的威力,像是几颗美式手雷炸同时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而在意识到了这一点后,楚狂自然是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他与这肋差爆炸的距离,几乎可以说是脸贴着脸了!

    这番距离,就算是武道宗师用出护体罡气,也难免自保!

    没有过多犹豫,楚狂身上的肌肉虬起、体表的温度瞬间升高,他要动用体内的所有武道真气,化作凝练无比的护体罡气,来抵挡这肋差炸裂的威力。

    或者更准确的说,是抵挡那些炸裂的金属碎片!

    嗖!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一阵接连不断的迸射声响起,那些炸裂的金属碎片,大约有几百块、大小如同钢珠,向着四周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公寓客厅当中,变成了一片狼藉、满是尘嚣。

    而在这尘嚣弥漫之中,一阵喘粗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狂单膝跪在了地上,嘴角留着血沫、似乎想要通过不断的喘息,来快速地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显然,他抵挡住了那柄肋差的炸裂,随之楚狂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站起来后,他身上的伤势,却是显得有些骇然!

    只见他的腹腔之上,有着十几个的血洞,而有不少的血液,正从这血洞当中沥沥的往外流!

    看样子,这十几个血洞,正是那迸射的金属碎片、穿过楚狂的腹腔,射了个对穿所留下的。

    很快,鲜血便顺着楚狂的裤脚,流淌了客厅中的一地。

    但这位洪青堂主的脸上,却是一脸轻松之色,似乎对这伤势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奇怪......”

    夜樱突然自语一声,对于楚狂的表现,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楚狂在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下,应该受了重伤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看对方的神态,却连轻伤算不上。

    这让夜樱怀疑 ,对方是不是在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毕竟楚狂的腹部上,还留着十几个大小的血洞,绝不应该是表面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夜樱可以想象得到,那些金属碎片在打穿了楚狂的腹部后,不仅将肚子打了个对穿,就连里面的肺腑、肠子、肝脏、肾脏,都应该被直接打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武道宗师的精力、以及恢复力远超普通人,眼前的楚狂,也绝不可能再有力气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楚狂,却偏偏一副神态轻松的样子,似乎连轻伤都算不上!

    “你不用多想了,我的确只是受了轻伤!”

    楚狂看穿了这夜樱的疑虑,主动出声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似乎显得很轻松,甚至没有了再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楚狂放下了杀心。

    甚至他身上的杀意告诉夜樱,楚狂此刻的心中,似乎已经胸有成竹、将一切都把握其中了!

    只要想出手,就能随时杀掉对方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好奇,为什么我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,竟然连轻伤都没有受?”

    楚狂继续出声道。

    可他的这些话,却并没有引起夜樱的好奇。

    曾经身为暗榜杀手的夜樱,虽然实力没法比拟眼前的楚狂,但经历无数厮杀的她,又岂会轻易的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夜樱将全部的注意力,都留在了楚狂的一举一动上,而对方言语,她基本上是处于半忽略的状态。

    因为楚狂的这番话,有可能只是在故弄玄虚,想要让夜樱放松警惕、趁机出手罢了!

    对于夜樱的沉默,楚狂似乎并未放在心上,只听他自顾自地继续开口道:“原因很简单,我将腹腔中内脏的位置给移动了,所以并没有伤到多大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移动了内脏的位置?!”

    夜樱绝美的脸庞上,难得失色。

    显然,她对于这楚狂的自问自答,显得有些意外,以至于注意力都有些松懈了!

    不过很快,夜樱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这移动内脏位置的事情,对于普通人来说,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但对于一名武道宗师来讲,却也并非不可。

    而且,夜樱的目光,落在了楚狂的胸口、脸庞位置上,也隐隐确信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在楚狂的腹部上,有着十几个大小血洞,可是他的胸口、脸庞上,却是并没有留下一点伤口。

    显然,在面对无数金属碎片的激射时,楚狂作出了一个选择,将全身的武道真气,只用来保护心脏、大脑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,若是用护体罡气保护全身的话,很有可能抵挡不住这金属碎片的激射威力!

    所以楚狂赌了一把!

    他将腹部的器官、包括肺腑、肝脏、肾脏,全部移动了位置,缩到了心脏的周围,也就是胸腔当中。

    而那里,正好是被护体罡气所全力保护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,楚狂赌赢了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在想通了这一点后,夜樱也明白了,这楚狂为何会连轻伤都没受,正是源于此!

    因为那肚子上的十几个血洞,根本没伤到内脏,而且凭借着武道宗师的恢复力,那些血洞虽然打了个洞穿,但已经停止了流血,有了愈合的态势。

    所以,这楚狂才会表现的如此轻松,因为他相当于是受了一点皮外伤。

    而且除此之外,夜樱之所以如此确信这一点,并不仅仅是因为楚狂单方面的说辞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在肋差爆炸完后、尘嚣弥漫的那一刻,楚狂单膝跪倒在地上、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对方之所以如此,并不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大、或者是伤势严重,只是因为他移动了器官的位置有关。

    如楚狂所说,他将体内的器官位置移动,全部挤到了胸腔当中,是为得到护体罡气的保护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楚狂才会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挤在胸腔中的器官,自然也包括肺部,所以在挤压之下,肺部里面的氧气难免要一点不剩。

    所以,这楚狂在爆炸结束、也就是器官归位后,方才会大口喘气,只为让肺部重新填满氧气!

    夜樱想通了种种的关节,而她那紫色双瞳的眸子,则是也越发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眼前的楚狂,虽然看着一身血污,但和全盛期并没有什么两样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